当前位置 首页 >工作报告 > 工作计划 >

浅析服装设计与创作心理

作者:jkyxc 浏览数:

【摘要】:艺术心理学是对艺术过程的参加者的相关问题加以研究,这些参加者包括艺术家、表演者、观赏者和批评家。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点,即艺术家使艺术创造和反映成为可能的心理过程这一问题是最引人关注的。艺术创作重要的是把注意力放在审美反应的中心点上,指出审美反应的心理重心。

【关键词】:艺术心理学;服装造型;创作心理

艺术心理学是对艺术过程的参加者的相关问题加以研究,这些参加者包括艺术家、表演者、观赏者和批评家。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点,即艺术家使艺术创造和反映成为可能的心理过程这一问题是最引人关注的。

关于这一问题,19世纪的浪漫主义者们认为,只有独立于理智之外的力量才能解释创作,艺术创作有一个内在的源泉,即无意识。柏拉图则把艺术看作有一个外在的源泉,即神赐的灵感。这些观点在之后有的被补充发展,有的干脆与之没有关联,总之,至今仍然是存在争议的论题。

就我理解的来说,艺术创作重要的是把注意力放在审美反应的中心点上,指出审美反应的心理重心。以服装结构设计为例,由于中世纪时期宗教的影响,服装的样式比较简单,总体上有苗条、欣长、自然的反映人的体型,不刻意修饰,不显露体形,只注重衣服的外表装饰。这一时期,人们的对于服装的审美反映的心理重心是浓重的禁欲主义支配下被扭曲的矛盾的心态。

中世纪欧洲人还热衷于色彩的象征作用,拼命追求服装的社会性符号功能,其中绿色、蓝色和红色的象征性尤其突出。凯尔特人有崇拜树木的信仰,在五月节时,人们要穿绿色的衣服,从森林里才来刚冒芽的嫩枝来装饰自己,以庆祝夏天的到来。另外,在中世纪,人们认为五月是恋爱的季节,因此,五月节的绿色服装也具有青春和男女恋爱的含义,进而暗示着结婚和生育。比如《阿诺菲尼夫妇肖像》中,阿诺菲尼的妻子穿着绿色的衣服,就暗示着两个人的婚姻关系和新生命的孕育。另外,绿色也经常在童装中使用,在这里绿色又象征着年幼、年轻、活力和希望。

不论是服装结构和造型还是色彩,都隐藏了当时穿着者的心理感受,这种心理来自环境影响下的审美反应。

艺术批评是艺术心理学研究对象中的另一个重要方面。艺术批评大体围绕艺术在人的行为的总系统中的作用和意义,关于这一问题,至今仍然存在着各种截然不同的回答。有些作者把艺术的作用捧得很高,另一些作者则把它等同于一般的娱乐消遣。对艺术的评价每一次都直接取决于我们对艺术以及艺术心理学理解。关于艺术,最流行的看法是,艺术似乎用某些情感来感染我们,它建立在这种感染的基础上。托尔斯泰说道:“艺术活动就是建立在人们具有接受其他人的情感感染的能力这一基础上的……情感千差万别,有很强烈的和很微弱的,有意义重大的和微不足道的,有好的和坏的,只要它们能感染读者、观众、听众,它们便是艺术的对象。”这一观点将艺术归结为一种普通的情绪,艺术本身无所谓好坏,它只是情感的语言,只有根据语言说出的东西才能对它做出评价。托尔斯泰认为,必须从一般道德的观点去评价艺术,凡在道德上得到他赞同的艺术,他都看作是高尚的和优秀的艺术,凡包涵着根据他的观点应受指摘的行为的艺术,他都一律加以反对。有什么样的理论学,便有什么样的美学。这就是这种理论的口号。而不可否认的是感染力只是艺术的一部分,艺术产生的是另一种印象。

艺术的真正本性总是包涵有改变和克服普通情感的某种东西,由艺术引起的同样的恐惧、痛苦和不安,除了它们本身所含有的东西外,还含有某种别的东西。这种东西能克服这些情感,使水变成酒。艺术的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这样实现的。就如同表面的平稳和惬意只是一层隐藏着悲剧实质的外壳,当我们亲眼看到重于空气的材料被克服后,我们便感受到飞行所产生的振奋的真正喜悦。

有一位思想家说过,艺术和生活的关系,就如同酒和葡萄的关系。艺术取材于生活,但又不止步于此。

丹纳说过,我们赞赏荒野的景色是有道理的,就像他们对这种景象感到无聊也是有道理的一样。对十七世纪的人们来说,没有比真山更难看的了,真山引起他们许多最不愉快的想象,他们对野蛮感到厌倦,如同我们对文明感到厌倦一样。这些真山使我们有可能摆脱开人行道、办公室和小铺而得到休息。只是由于这一原因我们才喜爱荒野的景色。

又如同毕歇尔认为的,音乐和诗歌产生于共同的起因,产生于繁重的体力劳动,它们的任务以净化的方式消除难以忍受的劳动紧张。直到目前,听音乐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尼采说,没有诗,人就什么也不是,有了诗,人就几乎成了上帝。

这些语言阐述了艺术与生活甚至是生命的关系,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学习艺术评价的珍贵资料。当我们更好的了解艺术,才能够更好的把握与艺术相关的内涵与外延,然后更好的进行艺术创作。

艺术创作包括绘画、建筑、音乐、舞蹈等,服装设计也包括在其中。服装设计者使服装设计和反映成为可能的心理过程便也包含在艺术心理学这一范畴之中。据我了解,很多促使设计者完成创作的心理过程会受到成长环境和自身性格的影响,无论这些因素所发挥的作用是设计者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行为。

正如我们所知,很多设计者的设计作品都包含了自身的性格影像,而性格的形成与其所处的时代背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英国服装设计师亚历山大·麦昆的反叛个性就与他的生活背景息息相关,他出身于中下平民阶层,却成为上等人乐用的设计师,这种阶层的悬殊性对他的影响是十分明显的,造就了他不屑于中产阶级的矫情造作的个性。这种个性自然会体现在他的作品中,即尊贵中隐约可见的堕落气质。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麦昆常用的表现方式是在宫廷式的华丽廓形中加之腐朽感机理的面料二次设计处理,另外,面料色彩和印花色彩也常见暗灰色系,连展厅都可以是弃骨堆叠而成的。他的设计融合两级元素,如传统与时尚,强力与柔弱。这些高强度对比也是他个性的产物。坚韧勇敢的态度、大胆的尝试、打破常规的要求,也使得他具有特殊的性格,这种试验的愿望与一种不寻常的动力联系。他拥有一种强烈的自我力量、自主性、纯洁的动力以及面对表面上的失败和普遍的嘲讽仍旧坚持不懈的能力,并且长年累月的辛苦训练,正是这种辛苦的训练为他惊人的创作埋下伏笔。

说到环境对创作的影响,我回想到了我的毕业设计,还记得我的灵感来源是环保的重要性。因为毕业设计开始的前一段时间,环保问题越发的突出而尖锐,雾霾的频频侵袭使人们对环保问题越来越关注。我的创作思路也由此打开,比如,在面料印花上,我采用灰色调的花朵取代绚丽色彩的花朵,以此表现环境的破坏给大自然带来的伤害;款式设计上,我采用叠褶裥的方式形成大廓形的服装造型,层层叠叠的灰色犹如工业化影响下的天空中的乌云,承载的哀伤仿佛想像大雨一样倾盆而下,意欲洗净尘埃。

促使设计者完成创作的心理过程不仅包括环境因素,个性因素等,还包括很多其它方面的因素。一件成功的作品能够被创作出来,甚至成为艺术品,不管是否是无意识的灵光闪现,还是有意为之;不管是对某个特定时期的借鉴参考,还是对当下时代背景的反应,都必定经历了对艺术的深刻认识与坚持不懈的辛劳付出等等。在艺术的道路上,我们要走的路还很远。

参考文献:

[1]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弗洛伊德论美文选》

[2]  毕歇尔.《劳动和节奏》.K.莫斯科.新莫斯科出版社.1923.

[3]  丹纳.《论艺术》.H.1922

[4]  《列夫·托尔斯泰全集》.第30卷.第64—65页.

[5]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梦的解析》

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