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报告诀窍 >

音乐剧《猫》(1998)的服装设计与角色塑造

作者:jkyxc 浏览数:

摘   要:最早在十七世纪,音乐剧以其独特的表现张力和丰富的表达形式,在民间受到热捧,随着戏剧的逐渐发展与丰满,作为戏剧门类之一的音乐剧也逐渐成熟,它将音乐、戏剧、舞蹈融于一体,将其载于演员的演绎之上,形成听觉与视觉的完美结合的戏剧效果,展现给观众。被誉为世界四大音乐剧的《猫》(1998)就以其诡异又唯美的独特风格,成为迄今以来最著名的音乐剧之一。剧中,杰里柯猫族里的每一只猫又都是性格迥异的个体——不同的面相、毛色、嗓音、神态、动作,这些外化的造型差异在戏剧开头就让观众看到了一群真实而生动的猫,他们在舞台上夸张的尽显自己的古灵精怪,塑造了一场神秘绚丽的猫族盛会,揭示出“猫与人”其实一样的哲理。

关键词:服装设计;角色塑造

中图分类号:J8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6)32-0111-01

导演为了表现每一只猫的角色特点,除了把音乐、戏剧和舞蹈方面的功能发挥至最佳状态以外,服装的设计也是其塑造角色和表现主题的重要手段。服装对于音乐剧舞台的整体效果和演员角色的塑造有着直接的视觉冲击力和情感影响力,它通过材质、色彩和造型等自身特性来完成角色塑造的任务,同时又体现故事发生的背景和主题。

首先,材质是服装的基础,注重材质的触感和肌理效果,有能为观众提供大量信息暗示的作用。剧中的服装材质模仿猫的动态效果,大多以弹性大、光泽感强的紧身衣作为基础,能够体现出猫所特有的柔软与曼妙,而后将皮毛和毛线运用在头、胸前、手臂、臀部(尾巴)和小腿这些身体部位,达到仿真毛发的效果,再运用染色技术,将每一只花色不同的猫塑造成具有自己独特个性的角色。当老戒律伯(Old Deaterononly)出现时,一身浓密的长毛寓意出他的年龄,作为最长命的杰里柯猫群的头儿,老戒律伯有着宽大的体态,这种稳重的角色塑造让所有猫都对他心生敬意,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除此之外,《猫》中演员的服装多以紧身的连体衣作为猫的皮肤,这样便有利于舞蹈动作的完成,从而反映出猫的灵活性。当蒙哥杰利(Mungojerrie)和蓝蓓蒂瑟(Rumpelteazer)两个小偷,身手敏捷、合作无间,他们干净利落的动作和身体线条的柔软,都通过运用紧身衣的设计更带给观众直观的视觉感受,同时也取得了观众对于角色的信任。

其次,服装的色彩是最具有表达能力的一种元素。剧中服装色彩的搭配与协调,能够直接外化角色的心理情感和性格特点,在帮助统一舞台基调的同时,又突出角色形象。比如小猫Victoria在月光下舞动曼妙的身姿,全身雪白的她给人一种甜美安静的感觉,同时也塑造单纯善良的内心形象。服装设计师突出主要戏剧人物最常用的手法是:色彩对比法,色彩错觉前移法,造型、色彩变异法,烘托法。当“强力猫”麦凯维提(Macavity)在三次闪现后首次出现在舞台中央,服装设计师运用了造型、色彩变异法,通过黑白黄三种颜色的搭配,构出爆炸型三角图案,这种冲击性极强的颜色搭配,对观众造成视觉刺激,让观众感受到他内心的狂野和放肆。

最后,在音乐剧的舞台上,《猫》以物喻人,运用艺术效果讲述幸福的真实含义。然而,艺术是生活的一面镜子,只有当艺术比生活更典型也更夸张时,才能激起人性的共鸣。因为“甘比猫”珍妮点点(Jennyanydots)整天只是坐着,圆鼓且下垂身型、笨重的体态和身上浅褐色的小虎斑点完全契合她“老好人”的形象;巴斯特福琼斯(Bustopher Jones)虽然身着剪裁精细的黑色西服套装和全街最白的鞋套,满嘴讲着学问和地位,但胖胖的体胖仍然掩饰不了他贪吃爱喝的习性,这种服装语言和性格相反的对比手法,更加凸显他的虚荣粗俗;穿着整齐的的史金波山克斯(Skimbleshanks)有着一副严谨认真的模样,他干净工整的白衬衫领子点明了他“不会出差错”的特点。服装设计师在尊重原型的基础上,通过夸张的造型设计每一个角色的形象、性格和内心,引导观众由外向内认识每一个角色,启发观众的想象与思考。当老戒律伯问道“幸福的本意是什么”时,“谁能上天堂?”这个问题让所有人又重新回头审视所有的猫:“老好人”珍妮点点把老鼠和蟑螂当朋友,没有原则的猫不能上天堂;若腾塔格喜欢制造混乱,行为偏激的猫不能上天堂;巴斯特福琼斯贪吃爱喝,虚荣的猫不能上天堂;蒙哥杰利和蓝蓓蒂瑟肆意偷盗,恶名昭彰的猫不能上天堂;“超人”猫虽然是英雄,但过度骄傲的猫不能上天堂;史金波山克斯认真工作,但没有精神追求的猫不能上天堂……那么,究竟谁才能上天堂?

葛莉兹贝拉(Grizabella)是《猫》的灵魂角色,所以她的服装造型也需要更加独特。当我们看到葛莉兹贝拉的头发是金色的卷卷披散在肩上,和其他的猫不一样的是,其他猫的头发都是动物皮毛制成,而葛莉兹贝拉的则是用人的头发做出人的造型。而葛莉兹贝拉的服装以黑灰色为主,里面的黑色晚礼服还闪着光芒,外面套着贵妇们喜欢的貂皮大衣,手上涂红色指甲油,亮闪闪的黑丝袜配上银色高跟鞋,仿佛就在像观众诉说葛莉兹贝拉曾经的辉煌。但仔细看,头发已然白了许多,貂皮大衣上的皮毛杂乱肮脏,裙子烂了,丝袜破了,从造型就能看到葛莉兹贝拉一生的起伏跌宕,光华已尽的她回到家乡,唱出《Memory》,打动了所有猫。老戒律伯说:“总要归于尘土”,或许她曾经也贪恋纸醉金迷,但终其一生,她在寻找幸福本意的路上,放弃了奢华,离开了猫群,再次回到家乡得到最珍贵的回忆,这些回忆让她依然充满希望。原来,一个有故事的人,不断在追寻生命意义,幸福真义,精神世界丰富,即便苦楚仍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才能够上天堂。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葛莉兹贝拉的造型最像人。

葛莉兹贝拉成为了能够上天堂的人,幸福的本意也在杰里柯猫群里延续……

相关文章:

Top